©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被需要理论

*蜜柑日快乐!祝他们百年好合(笑)

*上海卷盲狙,想写很多但是写的很仓促。。。。QAQ一些bug和语段明天再添加。。。

*ooc注意w


自身的需求与自身的被需求。

三日月叹了口气。

他坐在高高的庙宇里,就像一座雕像。

“那个……”三日月抬手,想要叫住正巧路过的巫女,“请问……”

“啊!三日月大人!是女子无德在您眼前出现!女子这就离开大人的殿宇!若有冒犯女子十恶不赦!还请大人原谅我!”巫女却不知为何紧张了起来,不仅没有按照口中的话语马上离开,而是慌慌张张地跪下,磕了数个头这才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念叨着“三日月大人请原谅我三日月大人请原谅我……”

自己只是想要离开这里而已。仅一会而已。

但是村民为了让他能够在这个村庄里一直待着,每天都有人上门烧香,每个月都会献上最好的祭品,每年都举办纪念活动,配备了专门的巫女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将鸟居与庙宇建得华丽又精致,村民们正力求着让神明大人满意。

但是三日月看的出来,这些人只是希望自己这个会实现愿望的神明留下来,然后利用自己实现愿望而已。

三日月闭上了眼睛。

他渴求着有谁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倾听自己的声音。

 

 

 

 

 

终于,即使是三日月存在于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庇佑着小村,灾难还是降临到了这个村庄,不少壮丁被落下的山石砸死擦伤,妇女则是每日地照顾着伤员,村庄的收成大幅减少,个个都民不聊生。

有人提议想要去拜访山后的鸟居看看,想要麻烦这位一直好心实现村民愿望的神明。却被村中的祭祀长阻止了。

祭祀长他那颤颤巍巍地声音突然拔高了许多,让全场村民都为之一怔:“天罚啊,是天罚啊!是神明降下的天罚啊!”

祭祀长不断地重复着,村民都开始怀疑自己在平时的所作所为中有什么冒犯他们的三日月大人的事。忽然间,一个声音从一片死寂中传出,声音是那么小,以至于身边的人也没有怎么注意到。

“怎样才能让三日月大人不再生气了呢?”

“问的好啊,这位小朋友。”就连发出声音的孩子身边的哥哥都没听清孩子在说些什么,祭祀便剥开人群站在这个尚且幼嫩的金发孩童面前,俯视着孩子,尽管那目光在别人看起来是慈祥的注视,但是孩子的本能却告诉幼童足够的危机感。在孩童身边的仍处于少年的哥哥也发现了。此时,用手护着自己的弟弟,“你想要对我的弟弟做什么?!”

祭祀长笑了。年老的祭祀长爆发出与年龄不相称的力量,一把把少年推翻在地,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把抓着小小的幼童的手臂走回人群中心,又用先前的语调说着,“神明大人因为神子的诞生而降下天罚!因此只要在神明的鸟居前献祭我身边的这位孩子,神明大人便会原谅我等!”

随之而来的,是金发幼童和黑发少年惊恐的脸,以及越来越响的人群呼喊着。

他们呼喊着献祭神子。

而这一切,三日月只能看着。

他无能为力。

了解一切,并依此实现所有人的的愿望的,全知全能的神明大人却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永远不能。

 

 

 

 

 

三日月本就不太清楚山体滑坡是怎么发生的,他觉睡到一半便被巨大的响声震醒,回过神来这村庄便毁掉了一半。等他在巫女的帮助下更衣洗漱完毕时,便在云外镜前看见了这一令人心寒的景象。

三日月不是第一次看见人性的丑恶面,却是第一次那么直白地看见人心的阴暗。为了自己的利益与生命,宁愿相信口无凭证,仅靠一身唬人本事的祭祀长,也没有人愿意亲口问一下他。

但是他做不到。全知全能的神明大人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

但是契机出现了。

正当祭祀长慢悠悠的出现在自己的鸟居旁边的时候,黑发少年也跌跌撞撞地跟过来了。三日月听见了黑发青年的心的声音。

 

“无论让我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好,请救救我弟弟,请让他远离这个恶魔的手掌心。”

 

“我定会实现你的愿望。”

借着黑发少年的强烈心愿,三日月缓缓地向云外镜注入灵力。

于此同时,金发的小小幼童在祭祀长面前消失了。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呢。”三日月看着因为黑发青年的愿望而传送于此的的幼童说着。此时幼童还因为一切变故地太快而小声抽噎着,“哥哥……因为我是代替品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三日月仔细地端详着幼童的脸,小小的脸还有着些许的婴儿肥,翠绿的大眼睛还啪塔啪塔地掉眼泪,金色的柔软短发感觉手感极好,可是当三日月试图搭上幼童的头给予安慰时却被小小的手打了,“不……不要摸我的头!不,我不是替代品……我不是……”

见状,三日月只能软软地抱住幼童的身体,一边用手拍打着幼儿的身体一边用轻声安慰着幼童。而幼童则是从原先的啜泣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放声大哭了起来。

而这么大的骚动自然是引来了巫女的注意。正当值班巫女匆匆从庙宇门口赶来时,三日月听见了一个声音。

没有贪婪与欲望,孩子的声音告诉他,我不想被人发现,我想躲起来,我想找到我的哥哥。

“好的,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低头吻上幼童的额头,随即金光冲天,巫女则是被这令人讶异的现象镇住了,站在门外迟迟不敢动弹。她记得,这个现象在她任职照顾三日月大人已来只出现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而光柱内的三日月则是像无事之人一般询问起了幼童的名字。“话说回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山姥切……国广……”尽管仍在抽噎,幼童仍旧抽抽搭搭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就这样,被万千世人所需要的神明大人与被万千世人所不需要的神子少年踏上了征途。

他们早已被时空所遗弃,却被彼此需要着。

这并不坏。对于神明大人而言,他被神子需要着。神明大人需要动足全部的力量来带大,保护神子少年。

对于神子少年而言,他被神明大人需要着。不靠谱的神明大人常常会忘了一些重要之事,找不到回家的路,更重要的是神明大人需要他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就够了呀。







碎碎念

设定上爷爷是个除了不能实现自己愿望的全知全能的神明,被所有人需要。而被被确实是神子,能够实现爷爷愿望但是会被所有人唾弃or遗忘的存在。

就 由于时间原因(以及对自己过高的预估)导致质量很差。。。。想写很多。。。。。但是大概等我发布完后就不得不“睡觉”了吧,然后又睡不着,熬夜背单词 越背越清醒(笑

就这样啦,如果bug全部改完了我会转发一遍的w麻烦大家了

最后 蜜柑日快乐呀 晚安

阳光

热度: 54 评论: 4
评论(4)
热度(54)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