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老咸鱼
到40级了 能收后辈酱了
所以我问一下
有谁愿意当我这只老咸鱼的徒弟吗。
坐标暮之霞

(想要会蹦会跳会产粮的徒弟!)←闭嘴

标签:上海
热度: 1 评论: 2

想搞企划。
名字是非人本丸
东方的西方的本地的外星的妖怪随便,但是必须不是人。
每周随机抽签抽随机事件和发生此随机事件的本丸。
大概是这样的想法。

标签:上海

今天看了笛子的更新 想想真的是这样了。

要是喜欢什么爱好,千万不要说出来。

一说出来,就什么也比不上人家了。

等级没人家高

速度没人家快

式神没人家好

智商没人家快

线稿没人家神

比例没人家准

色彩没人家美

算了 我还是退坑吧。安静地抱住他人的大腿吧。

可是 即使是我 也想 堂堂正正地赢那么一会啊。

堂堂正正地 告诉崽子们,你看 我们很强,不是吗。

脑洞而已。
“如若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明白了。”
他们拥抱,他们亲吻,他们声嘶力竭他们嗓音嘶哑,他们用尽全力向对方索求更多,到头来不过是为了在告别的时候能够少些遗憾。但那怎么可能啊,遗憾与不舍太多了,多到淹没天空,多到淹没自己。
青年太清楚了,自己和他不过是那个老狐狸的傀儡,每一个关节都被细细的银丝牵着,每一个动作都是安排好的剧本,但是啊,即使如此,自己也要牵着那人的手起舞。他当然不知道他自己被拿来威胁自己的筹码,但是我乐意啊。
那样的话,你就是我的弱点了吧。

标签:上海
热度: 1

稻荷的神明醒了过来。她听见了一声狐鸣。
稻荷的神明跟着声音走去,她来到了一片密密的小林子。哪里有什么狐狸的踪迹,却有一块玉刚,充满了灵性。
大约被煅出来后能成为好刀吧,相遇即是缘分。稻荷的神明执起御币,为玉刚祈祷了一番后离开了。
正当御馔津离开林子后,三条宗近拿起了那块玉刚。
这是块好钢啊,锻造师这么说着。

御馔津在神社里小憩。
虽然对于自己的神社被占那么久颇有微词,但是神明即是神明,她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安静的神社被一阵脚步声打乱。是一个身着橙色和服的银发男子,头上的两撮毛倒是很像一只狐狸的耳朵。
“小狐感谢稻荷神明,让小狐有机会以此种方式诞生。”

狐球没记错的话就是稻荷神明(御馔津)的祈福而生的。

标签:上海

我现在好想写狐球和御馔津的故事啊。
真的。他们好吃的。

标签:上海

site 1
墨瑾弥回头望了望后面。
刚刚是有人盯着她吗?
刚刚给她的感觉,总像是一个祈求着接近却只敢远远望着的盲者。
她只好用常人感受不到的灵力探索开来——此举就像那些向哨文中向导散开探知力一样,十分危险,她却还是这么做了——她得明白是谁在这么做。
好吧,大概是离开了,一无所获。
才刚刚过完成年生日的少女摇了摇头,试图把这种被stk的不愉快给扔出去,却未料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更加严重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审神者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site 2
她就像是浸泡在温暖的水中一样。全身都好像湿乎乎一样。
回忆就像潮水,那些温暖的,快乐的记忆,那些悲伤的,痛苦的记忆,那些善待过她的,伤害过她的人,都在眼前如同画...

标签:上海
热度: 1

神医确实武功不好,但轻功了得是所有七侠都赞同的事。
虽然就某前任魔教护法的眼下认为比他还差那么一点。
而神医对此的回答是:我要拿它来采药,还要逃命,我轻功当然要练练好啦。你要知道,很多稀有的药材都长在悬崖峭壁上呢。

而这轻功没让神医成功逃跑,却在救人上起了大作用。
他用从未有过的速度,保护了青光剑与他的主人,而那一日,大雨纷飞。

跳逗好磕!

标签:上海
热度: 1

有时候就会想,有朋友真的太好了。

我爆哭。(失去语言能力)

竹子您真的太温柔了。真的。

认识您真的是太好了。

标签:上海

“麻烦。”白衣的少侠一扫长虹,冷冷的目光扫过那群刺客。目前而言被围攻的只有他和神医窦雨,青岚和紫云不在这里倒是比较好的,毕竟她们要是受伤了谁都过意不去,但是人数确实有些多,加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阻碍了两人的行动,而且他并不想暴露身份。
忽然间,六月飞雪。
一个白发白衣的女子出现了。
“你是谁?”他开口,未料那女子竟然并不理睬,一个狠扫,周围空出一大半,而且那女子的剑未出鞘。
“回答我,你是谁!”他很想理智起来,但是他却吼了出来。当然,吼完就后悔了。
女子轻笑,“大侠若不介意,不妨在小女的闲云杂货铺等待片刻如何?若能待我片刻,我定知无不言。”
说完,她便拔剑冲了出去。

墨闲云,字雪鹤,身上的剑是云鹤剑,善...

标签:上海
热度: 1

是想和大家交朋友的蛞蝓猫。
请务必戳开来看一下!
—————————————————————

大噶好呀!这里是阳光,本体是只会蹦会跳的蛞蝓猫。
是个长情的人,待的坑又多又杂,还不太退坑,所以首页推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主页以杂谈为主,嫌烦的可以直接戳置顶目录。
并不擅长说话,可却是个话痨,有人能听听我说话我就很开心了。
目前可能患有一定的自杀倾向与重度的抑郁情感和焦虑情感,正在努力地克服它。
大概吃的cp也在首页那。会不定时更新所以务必看一下!
进入高三了,处于失联状态。有事情或许找@纹理会找得到我,或许。
是个半吊子文手,脑残手也残的画手。
患有重度ky厌恶症和cp洁癖注意。
但是我真的想和大家交朋友。
嘛,想到就这些,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