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魔女的[心]

* @观其声与色 被被幼化点梗
* @我再也不要打游戏了! 和花爷的联文(虽然最后变成了我一个人写_(°ω°」∠)_)
*ooc成分有
*以上



“魔女”对于现在的时代只是对于善于操纵魔法的人的称呼而已吗?三日月想着,无意间卷起了自己的鬓发。
毕竟他可是个男人,尽管自己长了一副惊为天人的好皮囊。
现在的三日月看着试图把自己捆绑在十字架上试图通过火刑来让自己获得所谓“净化”的村民,再次感受到好笑。
毕竟当时为了自我了结,自己巨大的庄园可是燃烧了三天三夜呐。
虽然之后自己又买了一栋就是了,而且火焰舔舐他的感觉不错,一点也不烫,三日月又想起那夜的大火,开始惋惜起自己已经飞走的上亿金币。再怎么有钱也不能把一亿当一百来花吧,三日月这么想着,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火刑浴”该如何度过。
突然,仅仅是突然。
喜怒无常的,被称呼为“魔女”的男人突然厌倦了村民无聊的捆绑大戏,于是男人直接甩下一个传送咒,离开了这个不开化的村庄。
“魔女”的预测说,今天自家的门口会发生有意思的事。
果不其然,等自己稳住身子时,他看见一个小小的团子蜷缩在自己的门口,似乎失去了意识,但是还活着。
有意思,三日月这么想着,把金发小团子抱进了自己巨大的城堡中。

三日月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
比如说,瞬间突破绳子的束缚回家,又比如说,把迷路的孩子抱回家养。
说是家,其实只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家”不过是外人给予的定义罢了。
毕竟这么大的空间,即使有再多的女仆,三日月总觉得里面少了些什么。
但是三日月无法理解。
三日月没有“心”,没有“心”的他无法理解[感情]是什么,这正是三日月永生的代价。
好想了解,「爱」为何物,三日月合上《罗密欧与朱丽叶》,看着小小的金发少年摆弄着自己庄园里的花朵。
别让我失望啊,山姥切国广。

不老不死的魔女和小小的少年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并没有传说中血祭少年或者折磨少年亦或是少年打败了魔女那么惨烈。
事实上比想象中平和的多。
魔女和少年交换了对方的名字,魔女默认了无家可归的少年居住于他巨大的城堡之中,少年则带着魔女去看了一场流星雨;魔女教授着少年魔法与药剂的炼制,少年非常努力,也非常有天分,不久便掌握了不少同龄法师根本无法掌握的高级咒语,这让魔女感到身体非常舒服轻松。
“唔……这应该称作「欣慰」吧……”
“那「欣慰」又是什么意思?”
“嗯……我打个比方,我种了一个苹果树,期间我悉心培养,等三年后我得到了苹果,而看见苹果的那一刻我就会非常「欣慰」。就是这个意思啦。”少年的眉眼少见的笑了起来,“原来三日月不懂感情这件事是真的啊。”
“那当然,切国你可要当爷爷我的老师喔。”

“我很好奇,你存在了很久,为什么不懂「爱」呢?”冬天的一日,已经些许青年模样的山姥切手捧热可可,这么问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魔女三日月。
“那是我永生的代价。”三日月远望,视线好似穿透时空,“在我大概20岁的时候,我不小心召唤到了恶魔,那个恶魔说以我的「心」为代价,让我得到永生。我答应了。”
“等我意识到他所拿走的,正是「灵魂」中最重要的部分的时候,已经100年过去了。”而当这话说出时,三日月的语气带上了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成分。
“三日月先生,你……「寂寞」吗?”
“「寂寞」……又为何物?”
“嗯……那你有没有那种缺了什么的感觉吗?”
“在没有遇见切国你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个城堡缺少了什么东西,是我无论堆满多少金银珠宝也无法填满的空白。”
“那三日月先生大概是感到「寂寞」了吧”语毕,山姥切低下了头,“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知道。说出这话的青年看着三日月,脸上的表情,让三日月的心就像被揪起来一样难受。

国家安泰与否,社会是否动荡:这对于已经长成青年模样的少年也好还是从来没有担心过钱财问题的魔女也好是完全不重要的。
菜园里有大片大片的麦子,收货后的加工足够两个人吃上一年,而正巧吃完之时新的麦穗又成熟了;庄园旁边就是森林,足够的木材让他们自己动手做家具;森林流过清澈的小溪,用这水酿造出来的红酒香气馥郁诱人;总之,在山姥切国广的心里,三日月的住宅是世外桃源,谁都不能侵扰。
三日月笑笑说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啦,自己也不用担心老是被附近的村民强行绑走啦。
三日月你笑了!山姥切翠绿的眸子看着自己,突然惊喜地叫出了声,就连敬称也忘记说了。
诶,是吗?三日月摸着自己的脸,这么问着自己。他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呢?

又过去了多久?三日月对时间可以说是非常迟钝的,毕竟他从未担心过未来,这和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毫无关系。
但是他依旧没有理解「爱」是什么。
“切国,他们在做什么?”一日,三日月带山姥切国广来到大洋彼岸的国家,街上有情侣在互相接吻,舌与舌的战役让三日月无法理解。
“他们在接吻喔。”为了掩盖身份而披上披风的山姥切轻声回答,“这是表现「爱」的方式”
“「爱」……「爱」是什么?”
“抱歉……这个问题,回到旅馆再说吧。”面露难色的山姥切远望,让心被揪起的难受感觉再一次地存在于三日月的胸膛中。

“三日月老师。”青年少见的严肃脸庞让三日月的身体也紧张了起来。
“我爱慕着您”青年一把抱住三日月,抽泣着诉说着。
“我是长船家的当家和堀川家的小姐所交合得到的产物,是一介私生子。堀川家的家族知道我和我的母亲的家底后把我们放逐了出去,尽管我的哥哥们拼命挽留。这让我产生了是否有资格待在老师身边的疑问。”
“而且老师并不懂「爱」为何物,这让我难以了解老师的心情。”
“老师,「爱」为何物,我也不太清楚,不知如何描述啊。”这句话说完后,山姥切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放声哭泣。
“老师,如果我只叫你[三日月],老师会生气吗?”躺在床上,头靠着三日月的胸膛,山姥切最后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说,“我更希望你喊我宗近。”
宗近是他的本名。

何谓不老不死?
三日月想,就是见证一个个在自己身边的友人离开自己,见证时代的改变,见证曾经的汪阳化为山脉,自己却无法改变。
现在想来,恶魔夺走自己的「心」这样的代价其实……一点也不大。
在这独自一人的漫长岁月中,他也试图去改变这样的状况,但是结局无一例外是人们试图将他杀害,而且都失败了。
他多么地渴求死亡,让自己的灵魂得到救赎,可是无论使用什么方法,结局总是一脸懵逼的自己和一片空旷的世界。
无法被赋予死亡,死神永远无法来到他的房间,这样的感受。
令他难以描述,却不想承受。
身体就像一具空虚的躯壳,行尸走肉地活着。
直至他遇见了那个倒在城堡门口的少年。

现在的魔女每每回想起曾经和少年经历的一切,总会感到不可思议,总觉得与少年短短的几十年所度过的时光要比之前千百年的要「快乐」的多。
尽管在包括与名为山姥切国广的少年同居的千百年时光中,三日月没有能完全明白「快乐」是什么。
但是三日月总觉得,和名为“山姥切国广”的少年待在一起,自己的身体总是那么的轻,仿佛未来正在发着光芒。

只是三日月忘了一件事。
饶是再才华横溢的法师,也终究只是一介人类。
现在三日月再一次地,看着已经不再似当年风光的,自己「珍重」的人类慢慢地离开着他。

这样也好,三日月摸着中年人的脸庞喃喃说道。
这样的话你便不会变成怪物了。

“好久不见啊,三日月。”
“恶魔先生突然远道而来,招待不周。”
“哪里哪里。只是你忘记当初我与你定下的契约了吗?”
三日月并没有忘记。
只要一个人类愿意与他交换初吻与血液,死神便会在仪式完成之时带走三日月宗近。这一点他可没有忘记。
三日月明白,如果对那孩子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个孩子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只是三日月宗近不愿意这么做。
这样的话,那个孩子会为此非常难受的。
毕竟比起千百年的永生时光,几十年的经历真的是如同孩子一般浅薄。

要是所有的有形之物都会消散就好了。三日月想。
他看着花园多出来的十字架,想着等到下一个迷路的少年来到自己的门口的时候估计又是一个千年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感觉脸上多了一些凉凉的东西。
这一定是刚刚落下来的雨,三日月望着阴沉的天空,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随后走向了自己的城堡。
一次也没有回头。







废话time
没错结局是模仿白夜行的。(最后一章那种玻璃渣太难受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吃)
大概是不老不死的魔女和被收养的少年梗避免不了的寿命论。(虽然我觉得我能写的更长但是突然卡文其实很绝望啦)
对不起这位点幼化梗的小天使最后还是让被被长大了(土下座)
脑洞永远在电光火石之间消失(允悲)
就是这样 爱你们的阳光
以上

热度: 42 评论: 9
评论(9)
热度(42)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