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鹤山』狗粮什么的都去死吧

*大概是自家本丸的真实状况了

*neta文末

*ooc ooc ooc bug

*以上


初次见面,我是墨云汐,现任审神者之一,初期刀是山姥切国广。

灵力有点奇怪,到现在除了一期哥哥和江雪哥哥鹤丸姥爷还有萤丸爸爸以外没见过什么比较难找到的刀,一字以蔽之,就是非。

好了,回归正题,毕竟我再怎么被塞狗粮也不想一个人被塞。

我想让全世界的人和我一起带墨镜!!!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待在大FFF团啊!!!(痛心疾首状)

我先介绍一下故事(狗粮)主人公吧毕竟单说故事一定听得一头雾水。

主角一号,山姥切国广,性格淡漠温和,不欧不非,是我可靠的初刀近侍君。

主角二号,鹤丸国永,性格热爱搞事,视力极差,是我的初四花。

好了故事开始了。

一切的起源是我让他们两一起内番种地去,我急匆匆地公布完内番名单后就回到办公室处理文书与资料了,批改得太过入迷没有在意什么其他异常的声音(冷漠脸后期:这其中还有你的近侍君的声音),于是等到我改完文书想视察刀子们有没有好好内番的时候,

我看见,鹤丸国永,正在,对,山姥切国广,发起了,壁咚。

我:堀川!堀哥!

正当我想要用冷漠脸走过去训诫他们要认真种地不要调情的时候,我看见鹤丸附身对山姥切说了什么,山姥切突然大脑cpu过载想扯被单跑路,鹤丸一手把他拉回来,然后

吻,了,上,去。

我当时充斥着惊讶愤怒不甘悲伤牙白不爽想骂人又骂不出来的【和谐】样子现在回忆起来也是无法表达全的,早知道好好学习了。

但是目前的事态在失控,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被鹤丸直线吃得一干二净。真不爽,总感觉是嫁女儿。

于是为了缓解现场尴尬,我,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一般,溜回了办公室,正好阿津志贺山有时间溯行军出没,为了让他们冷静下来不至于开启无人模式(也正好都在一队)我决定让一队出战去阿津志贺山。

据不愿透露的某位大太刀说,这是他见到山伏国广最多的一次。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知道国广家两个兄长一个天天在山里一个天天卡内桑,我也没有任何贬低之意,但国广哥哥们可都是隐形弟控诶?!能让那么多时间线的山伏兄同时来到这里,肯定有问题!

结合中午……大概是鹤丸的问题了(后期:你个痴汉)

于是满腹疑问的我,去了鹤丸寝室,然后

我看见,鹤丸旁边,坐着一脸害羞的,山姥切。

“刚才在战场上,切国回应我表白啦!吓到你了吗?”

满面春光,真是不爽。还有切国是什么神奇的称呼?我都没这个胆叫他切国诶?!

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回来的时候鹤在飘花,还有两麻将桌子的伏兄。

“那个,堀川啊,你的胁差借我一下。”看,我笑得像一个磕了石油的少女。

“食我友情八连斩!”

等等,故事还没有结束呐。

毕竟后来为了我的眼睛考虑,我整天把鹤扔在远征队里,让山姥切和加州种地去,毕竟他们两关系也算不错了,常常看见加州帮山姥切涂指甲油什么的。

然后我收到了来自冲田组的投诉:

“审神者大人,我们并不知道总队长大人和鹤丸发生了什么,不过请求你让我们一起内番吧!我们宁愿和对方打架也不想看见总队长大人念叨鹤丸了!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我为何反映如此之大?是害怕鹤跳脱的性格会让山姥切厌烦,但事实啊……

我得问问我的被被(后期:终于忍不住说出这个昵称了)君去。

以下是我和被被的对话。

“嗯……山姥切君有空吗?(后期:装,继续装)”

“啊有的,请问审神者大人有何事需要我帮忙的?”

“嗯……就想问问你对鹤丸是……怎么看的?”

“他?他性格有点跳脱,有时候也会躲在我放披风的地方吓我,但是本质上是非常温柔的人。”

温柔……吗?

的确,每次看见鹤丸和我家被被在一起,就感觉他的眼神变得十分温柔,比起向我报告时敷衍的眼神与语气要温柔得多!

“而且也非常会照顾人……”

好了我就是来主动吃狗粮吧,我苦笑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所以你是喜欢鹤丸对吧?”

“诶?”

“你表现得很明显了,还怕我看不出来吗?”我叹气,“好了,我也不是来斥责你的,我就是想说……”

“9块9我出,你们去时之政府登记去吧。”我故作冷漠地留下了10元,离开了近侍的宿舍。

狗粮什么的都去死吧!





废话TIME

墨云汐是因为我在山城国的id就叫墨云汐

真的!真的!这是我入鹤山坑的原因!自家的鹤山真的!太秀了!

什么 小年轻 三个内番任务都写满 只有被被和鹤丸在一起才出内番服啦

什么被被和鹤丸做内番 鹤丸拼命抢mvp导致捞了一堆堀川伏兄啦

什么被被和鹤丸的手入时间常年相等啦

什么冲田组和鹤山一起出阵,冲田组回来总是红脸啦

真的 狗粮什么的我受够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吃狗粮!

(已经疯了的)阳光


热度: 66 评论: 8
评论(8)
热度(66)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