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茨木童子憎恨着鬼切。
是鬼切,拿起了名为髭切的刀,切断了他的手臂。
尽管在此之后他和地府签订了契约,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正因自己失去的手臂让他无法守护酒吞童子。
他消耗了大部分的力量来复活酒吞,获得的结果便是挚友失忆。即使在内心劝告自己,这已经够了,挚友活着就好。但是内心的波动却从未停下。
直到他受到召唤来到阴阳寮。
“要好好和大家相处啊,要是不好好相处的话我会很生气的。”矮小的阴阳师这么说着,“我是神乐——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茨木遥望,看着酒吞和那个死女人正在卿卿我我,正感到一阵不爽的时候,酒吞来到自己面前,抱住了自己。
那是属于久别重逢的拥抱。
而后他看见了鬼切。
茨木自认是个脸盲,但是他腰间的刀和胸前的家徽是不会认错的。
那把刀,夺走了他的手臂。
那个家徽,是源氏(权利)的象征。
茨木童子正想使用那份契约带来的力量,却无奈阴阳师神乐的警告,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他恨恨地想,以后机会有的是。

脑洞。
时间线
源赖光转化鬼切——讨伐大江山——茨木女装——鬼切砍手——茨木签契约,修养,战斗不能—鬼切砍酒吞头——审神者神乐出现,教复活术——茨木救活酒吞——正线——鬼切复仇——阴阳师神乐把酒吞 鬼切召唤——茨木召唤
对 阴阳师和刀乱crossover.

标签:上海
热度: 2
评论
热度(2)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