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肝稿中的快乐摸鱼
10分钟产物不要在意质量(笑)
是上次173脑洞部分补充说明
by the way,那个脸上的饰品是结婚(并不)的证明。很久以前一期尼被冰雪女王冰封时是被被救的。
最后确立一下关系。员工被→员工一期→守书人被被
以上

“山姥切。”金发的五级员工身上套着拟态手中持有镰刀,正打算去镇压微笑的尸山时他听见他的上级sephiraph这么用传呼机呼唤着他。
“一期一振在萤火无声的收容室里睡着了,他的生命体征还在,但是我无法使用脑啡肽将之唤醒,所以麻烦你把他搬运到安保部的休息室中。你放心,Netzach正在好好工作。”女性sephiraph元气地笑了,然后传呼机便没有了声音。
山姥切摇摇头,他知道睡着后会发生什么,即使如此为什么,为什么依旧愿意沉溺在这梦境之中?
即使沉溺在梦里也不愿意回头看着我?
但山姥切无能为力。
他又能做什么?
于是 他打开了萤火无声的收容所,把睡着的人儿搬回了安保部的休息室,并把人儿安置在板凳上。
他觉得面前这个水蓝短发的男人脸上的冰块太碍事了。
山姥切盯着青年足足有一分钟。
然后决绝地离开了。
“要是.......算啦,你要充满希望地活下去啊。”最后山姥切留下了这样的一张纸条。

当鹤丸收到要支援山姥切镇压微笑的尸山时,还和隔壁刚刚从魔法少女那边完成工作的莺丸开玩笑说山姥切这么强,哪用的到我支援,可是当鹤丸看见现状时还是吓了一跳。
山姥切正躺在地上,镰刀浸泡着血液,而他的身体正被这怪物啃食着。
鹤丸差点要失去理智了。
兔子小队的到场也没有给鹤丸很好的安慰。他还记得很久以前,上一次见到这全公司最老的员工时他还被山姥切和他适才救出来的人手握着手,腼腆地笑着。
你这样我怎么和一期交代啊。鹤丸最后放弃了思考,离开了研发部。

“主管,一期一振在萤火无声中睡着了!我希望你有好好工作!”
“主管,山姥切死了,但是身为主管,您需要完成您的任务!”
“主管,需要我来告诉你鹤丸国永发疯了吗?!”
“主管,微笑的尸山跑出来玩了,我可能会看到一些很有趣的场景。”
麻烦。白发的冷漠少女这么想着,无视了安吉拉“可以继续工作的主管”的建议,回到了记忆库。

(故事是这样的:一期尼开荒冰雪婚介所 理所当然地被冻住了 然后我让路过的三日月去救人(三明五级自律很高)然后失败了 然后只好让被被这个全公司第一个五级的人去了 然后被被一手拎着一个小兔崽子出来了。然后不知道为啥 无论是核心抑制还是考验 一个控制部的一个研发部的总能碰在一起 主管婶婶 行了你们再去婚介所结一次婚吧(笑)

标签:上海
热度: 5
评论
热度(5)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