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突然发现的一片爽文
好像是和花爷讨论八爷的lemon的时候写的
本来预定被被被砸成盒子精的后来把这件事忘了
花爷我错了(土下座)

如果是梦境那该多好啊。
如果那是梦境,该多好啊。
如果那满地的鲜红,暗淡的翠绿,无彩的彩金,只是梦境就好了。
这是三日月第几次站在一片血色之上呢,三日月记不清了。
更可怕的是,梦境愈发清晰,从最初只有一片红光的世界,清晰到就连事发地两旁的建筑物也看得清。是和自己的小恋人第一次约会的餐厅。又有谁在低语呢。
“快逃——”
“——。”
直起身子,环顾四周,是自己的房间,空旷的可怕。
而三日月的手指不自觉地手指探向无人的床沿,却只能感知到冰冷与平整。
切国还没有原谅我吗?眼睑下垂,盖过了那美丽的月色。
不自觉地,被子被濡湿了小半。

三日月和他的恋人,山姥切国广吵架了。
尽管是一些鸡皮蒜毛的,不能再小的小事,还是让三日月那冷漠温柔的孩子生气了。仿佛导火索一般,山姥切倒出了过去许多零零碎碎的小事,从生活习惯到饮食起居,无一不提及。尽管途中三日月试图反驳些,但还是没能耐住山姥切的炮轰。
最后,山姥切带着湿润的眼睛,甩下一句“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曾经被称作家的地方。

标签:上海
评论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