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乐园

*全文2800字左右

*无脑ooc发糖

*少量对苗木粉到深处自然黑的描写,请(前)苗木亲妈厨注意

*文不对题注意(起名废上线)←被打

Bgm:乐园

以上

 

山姥切国广醒了过来,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带着冬日被炉的闷热和一脸的碎刘海。

真扎眼睛啊,他感觉自己的下眼皮有什么小东西扎着,痒痒的,还有点疼。

该修刘海了,他想。但是把刘海留这么长不就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看清自己的脸么,他好像又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不足以劝阻自己不去修刘海。

啊啊,真的好烦啊,他想,要是没有这幅皮囊就好了。他翻了个身,不太塌下来的呆毛跟着转了一圈,把自己的白披风也勾上来了。刘海顺着重力滑到一边,现在眼睑舒服多了。

他感觉得到身边有谁靠近了,但他太困了,难得肝佬审神者说回平安京一趟办点事放他们一天假,近侍还是交给主厨长谷部,等自己发现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不想睁眼,不想睡去。

还好是在自己房间……等等我关门了没有?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因为等山姥切国广发现自己没关门的时候身边已经多坐一个人了。

是打刀室友吗,他想,但是他懒得睁开眼睛了。

额头上传来温暖的温度,他的头靠着刚刚坐下来的室友。室友有帮自己关门吗……他思索着。被温度暖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显然不会给他完美的答案,他转了个身,让自己的背靠着坐在身边的室友。

刘海也跟着斜到了另一边,不少碎发夹在眼皮中。痒痒的。

他想伸手去拨弄,但是他的手好似没了力气,抬都抬不起来。

他眼睛的附近感觉有凉凉的手指划过,很快眼睛那里就舒服多了。他满足地小声叹了口气。

不过很快他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他的室友拿着他的头发,然后有什么东西被拿起的声音——虽然真的很轻 好似不想打扰他小憩,但是他听力可好了——接着头的一边产射生了异样感,大概是头发被夹起来了。

要死。他想。要是夹子是很朴素的那种就算了,要是蝴蝶结那他绝对不会原谅他。加州也不例外。

他又转了个身,转到了正面,睁开了眼睛,想看清是哪把刀这么喜欢作死。

然后就被刘海糊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试图把碎刘海甩开,想着哪天其实可以和数珠丸恒次请教一下,如何在视力受到大量阻碍的情况下还能完成和山伏的修行的,或者找五虎退也行,问问他是怎么解决碎头发进入眼睑还能镇定自若地杀敌的。

头发进眼睛里了不会难过吗?他想。

他伸手,取下夹子。布头的感觉让他大感不妙,而等手把夹子递过来的时候,证实了夹子是蝴蝶结的事实。

谁那么闲啊,他偏头看去,却只看见深蓝色的裤腿。

哪个打刀室友的内番服穿深蓝色的裤子呢?他想。

如果是深色的话,加州能算一个,但是他是深黑色的。

好像陆奥守吉行的裤子也是黑色的 不过他的裤子好像是皮裤。

烛台切和山姥切长义能算进去,但是他们的运动裤外侧有条纹,不像这条,什么都没有,看材质也不是运动裤的纯棉,而更像是麻制的。

大脑在这高温下昏昏欲睡,在这个充斥着二氧化碳的空间里催眠,但是他睡够了,直觉告诉他,他睡得太久了。

他再次抬头,动作没有偏大,刘海滑落,给眼睛一个清爽的世界,头还是有点晕,大概是睡得太久了。

但是看见黄色的头巾的时候却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如说是吓醒了,因为全部都明白了。

是三日月宗近。

他来这里干嘛?他盯着黄色头巾,不似常日般利索的大脑思考着。却没料到那个人转过头,与自己的视线对视。

要死。他想。本就不习惯于与他人对视,更何况是平时就一副给人什么都懂的三日月宗近。于是他很快撇开视线。

太尴尬了。

“啊,总队长醒了吗?”那把刀转过头看着自己,眼里全是笑意。

“嗯”简单地回答之后,山姥切国广发现自己渴的厉害,声带嘶哑,于是他选择少说话为妙。

“不喝点茶吗?”三日月拿起茶杯,放在自己的手边,茶香在自己的鼻尖盘绕。

他拿起了茶杯,一饮而尽,但是还是控制了速度,以防喝的太快撒在身上——他并没有起来。

他很累,字面意味。

这不同于大量运动所带来的疲累感,也不同于在必须使用交涉技巧所带来的心累感。

单纯的,只是太过舒服,睡了太久所带来的疲倦。

他睡了太久了,他想。他放下了茶杯,继续望向天花板。

而身边的人也没有动,手捧茶杯,望向外面被障子挡住的风雪。

“你那么闲,为什么不去做种地的内番?”想了想,他觉得还是一个人好,于是选择了赶人做内番去:“我记得你今天和和泉守兼定有种地工作的来着。”

“哈哈哈,和泉守一大早就做完了两人份的工作呢,年轻就是好啊~”说完又啜饮了一口茶,“大冬天的谁愿意出去呢?”

还真把自己当老年人了,他心里吐槽。看上去只能和这个不速之客待一会了,他想。他感觉自己身体回复了一些力气,于是他做了起来,但是他后悔了。

他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吵得很。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刚刚睡醒不要那么快起床会比较好哦,不然心脏会受不了的哟”,那把平安老刀慢悠悠地说:“虽然我们是刀剑,但是还是更多爱护自己一点会比较好哟,不然会生病的。”

刀剑会生病吗?他想。

或许他们会因为战斗而受伤,但是只要活着,就可以进行手入,爱护他们的主还会用加速符咒帮助他们更快解决问题。生病可谓是闻所未闻。

他记得他曾在带领一对新手刀剑时遇上检非违使,濒临死亡,但最后还是没有碎刀,他只记得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有一双手,很大,很温暖,很温柔地捂着他的伤口。

大概是那双手的主人在呢喃些什么,但是他记不清了。

而后就是长久的沉眠。

他睁开眼睛。青涩的往事还是不提也罢。在一段时间的静坐以后他感觉心脏好受很多了,于是他起身,走到被炉里。

果然,即使是有暖气加成,刚刚离开温暖的被窝的双腿还是感受到了温差——他选择将腿埋在被炉里,然后伸手,拿了个橘子剥。他突然想起主上说过的“无论是谁,只要走进被炉里就出不来”的“被炉定律”,想着如果要他现在出征的话或多或少还是有点不开心的吧,主上说的没错。

他乖巧地坐着,东想西想,想到了他与生俱来的呆毛。他的呆毛总会完美地勾起了兜帽,所以他从未担心过久眠之后兜帽会滑落。呆毛真是一个好东西,能帮忙勾兜帽,增加幻视身高,可以变得可爱,变得不那么路人脸,扔在人群里就找不到了,可以当状态的标示牌,必要时还可以当锐器造成伤害——虽然大部分的功能他根本用不着,尤其是那个变得可爱,他放呆自己,太久没像这样放松神经了。

所以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我房间呢,转回正题,他撑着头,在暧昧的灯光下三日月的侧颜忽明忽暗。

非常美丽,他不得不承认,那是跨越性别的感受。

所以这样的天下五剑,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仿品房间呢?

“哈哈哈,队长君是不是因为我的脸太过美丽了,才会盯着我这么久呢?”身边的人开口,声音是带着梦的味道的绿茶。

一半是莫名地说中了些什么,另一半则是长时间的发呆被拽回来了,总归会有些不适。他摇了摇头,头清醒了一点。

“不是。”沉默良久,决定否认,然后扭头,也和身边的人一起看障子。

“哈哈哈,总队长君还真是可爱呢。”他感受到有人看着他的侧脸,只有可能是三日月宗近了。他决定无视这双目光。

明明被说了可爱,他应该起身就是一句“不要说我可爱”的,为什么没有说呢。

是因为睡得太久了,不想浪费这仅剩的一点力气反击吗?

是因为被炉太温暖,把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融化掉了吗?

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了吗?

他不知道。

外面风雪依旧,天色渐渐变暗。而他已经没力气出去动动,也没力气赶人了。

多一个人似乎也不错,他这么想着。

 



后记

其实是 @苍央 小天使的点文,在一模考之前就有idea了,但是也就英语一模考之后有那么支离破碎的时间补完,马上就要春考了,因此这次更新后17号之前不做任何更新,17号之后看情况。

脑洞来源于我和大火花一次聊到呆毛的功效和刘海太长的苦恼。

Bgm虽然说是春野的乐园,但是所有的春野曲子都可以。强烈安利春野!

真的很久没这样认真去构思一篇文章了,都是支离破碎的脑洞与中二言论,进入高三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头脑模糊,但是即使如此还是有人fo我,与我做朋友,非常感谢

大概17号之后会有其他坑的短篇出没,已经想好要写什么了,能不能产出看脸。

那么,祝大家元旦快乐,来年也能顺利。

By 蛞蝓猫阳光

热度: 35 评论: 2
评论(2)
热度(35)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