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秋日的下午,容易让人犯困。
男人又一次地睡着了。
斜阳暖暖地打在落叶与白桦林上,三日月就躺在落叶与阳光中沉沉睡着。
仿佛死去一般。
他又一次地梦见了本丸,他梦见他和他的少年在不知何时的历史远征,他梦见他的恋人痴迷地看着对于那个时代还是新奇玩意的八音盒,而他则是在远处看着,看的迷离。
他梦见秋日全本丸的刀剑们在白桦林秋游,他和总队长在森林深处互相用彼此的体温抚慰着自己无穷去尽的欲望,在彼此决定休战之时互相望着对方的眼睛,似是将一切都铭记于心。
他梦见烟雾,火焰,黑色的持刀怪物,还有满身鲜血的队长,瞳孔渐渐放大,身影渐渐消失,刀剑渐渐裂解,泪腺渐渐瓦解。
梦境怎能如此伤人,将隐藏了23年的伤疤一并掀起。
他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保证回家后他的水果刀看不出任何异样。

标签:上海
热度: 3
评论
热度(3)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