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我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我声嘶力竭地喊着对方的名字,可是看见的,只有一片片的碎片。

更可怕的是那不是噩梦,是事实。只是我把令人不愿接受的事实臆想成了噩梦。

这是最可怕的。

标签:上海
评论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