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梦中的婚礼

*阳光炸个尸

@山姥切璃子 小天使的婚礼点文!

*说是婚礼描写,其实不是糖(´-ι_-`)

*ooc有注意 以上

一圈,又一圈。

金色的穹顶上落下玫瑰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了只有两个人的大厅之中。

一圈,又转一圈。

男人一手牵着金发青年的手,一手托着未来的爱人的腰,在无人的华丽的金色的歌剧院起舞,皮鞋划过落地的玫瑰花瓣,那些花瓣又一次地随着空气飘上低空。

一圈,又一圈,最后一圈。

拥有着墨蓝发色的男人与翠眸青年低声交换誓言与吻,没有华贵的觥筹,没有满堂的喝彩,没有喧闹的起哄,彼此却确信对方会是让自己用一生去钟情的人儿,他们十指交错,他们互相拥抱,他们唇舌相交,用牙齿在彼此的皮肤上刻下爱的印记。

停下,站定。

将刻有彼此的戒指交与对方,随后安静地戴在左手无名指上,没有喧闹的音乐,也没有见证的神父,他们在这寂静到只剩下玫瑰花洋的世界里完成了仪式,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上。而身着花嫁的少年与西服的男子,是世界最后剩下的珍品。

“今夜的你有点美得过分了呀,老年人我会忍不住开动的喔。”那眼中含着上弦之月的男人这么夸赞着自己的伴侣,漠不关心自己已经踩到对方雷点的事实,毫不避讳地,结结实实地挨了对方一拳。

“事到如今你还说我漂亮,明明自己就长着一副惊为天人人神共愤的好皮囊啊!”少年不满地破口而出,语气却在瞬间软了下来,“不过……谢谢你,一直看着我「山姥切国广」而非「长船长义」。”

说什么呢,我一直注视着这样温柔强大的你,那个战场上奋勇杀敌的你,那个手入室中小声喊疼的你,那个在万年樱下安静地当猫爬架的你,那个为了保护我而留下背影的你,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愿意失去,不愿意忘怀,不愿眼睁睁地看着一切的回忆化为碎片。

那么,暂且在梦境里沉沦吧,墨发男人温柔地笑了,他除了名为「山姥切国广」的少年外,

他早已一无所有。

随我在梦里起舞,定下一生一世的誓言,在黄金的剧场之中表演着可笑的剧本,沉沦在梦境之中的人啊,

早已无法回头。

 

 

 



 

 

 

 

 

 

 

 

“主公大人,今天的三日月宗近依旧没有现形。”长谷部进入审神者的办公室,自从自己接下由前任总队长那里的近侍担子后,审神者给予她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每天去三日月宗近的房间检查他是否现形。尽管长谷部十分纳闷,但主命一切的他还是一五一十地认真完成,并没有敷衍了事。

“这样嘛……也好,让一队去阿志津贺山吧,名单在这,长谷部君。”审神者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笑了,但是长谷部却无法看懂审神者的笑容。

这笑容太过苦涩了些。这是长谷部在离开审神者办公室最后的想法。

他望向万年樱下的无名小碑,那里的向日葵开得正是灿烂。




(包含剧透)的废话

是旧文向日葵的另一种结局

嗯 最初真的想好好写婚礼发糖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的这样。。。。(´-ι_-`)

字数1000都没到,不开心

很早就想试试电子流chillstep式描写风格了,就试了一试。为什么是这个结局上半部分有着大量的隐喻的描写

啊 最近真的挺丧的,而且马上就要地理生物等级考了,就每天过着啊我要怎么办的日常中 写文也没心情 没心情很容易导致写不出来 就是那种明明知道我该怎么行文可是等打字的时候是真正的一片空白。

正好最近多了一个脑洞 就决定等我百fo的时候开个长篇日更一周

就是这样 希望能够多多督促我产粮学习啦

为看到这里,认真听我发牢骚的你们笔芯 爱你们

(努力笑起来为自己加油的)阳光

热度: 21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1)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