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向]勇者斗恶龙

*猴年马月的一周目回忆杀
*ooc ooc ooc注意
*全员友谊向,本篇主三山注意
(所以打个三山tag避雷)
*以上

好痛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加州清光的身上,这副柔弱却坚强的身体上。
满身的伤痕触目惊心,可是加州却像是没有痛觉一般,现在的加州只能感受到温度的流逝。
歌仙的咏唱声,前勇者的嘶吼声,鹤妖长鸣声,枪鸣声,刀剑交错的声音,他渐渐地感知不到。
他听见了魔王的低吼声,那是魔王准备绝招的前兆。
啊啊,自己就要倒在这里了吗?加州自暴自弃地想着闭上了眼睛。
“不会让你们止步于此的。”
不知谁在低吟,加州只感觉到身旁有柔软的光辉围绕,加州清光再也撑不住了,便沉沉睡去。
“请放心吧。”

“呵,你已经死去,为何还要干扰吾等!”魔王愤怒的声音从天空传来,令人发抖,可是那刚刚出现的灵体却像是没听到般慢慢地举起手中巨杖,吟起咒语,巨大的保护罩就此升起,在众人附近形成了一个即使并不牢固却也能帮忙拖时间的护盾。
所有人都被现场的状态吓坏了,毕竟凭白出现一个灵体还帮助自己 不被吓到才怪,不过众人都忙于与显出原型的魔王战斗,很快抛下了那个灵体。
除了前任大师剑的主人——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实在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为自己施加法术,向女神祈祷以让自己更快找到破绽的灵体,竟是自己每日的梦魇都会见到的人。
“切国。”



“切国?你在听吗?”
“啊,勇者大人。”山姥切国广回过神,将法杖收入怀中然后又扯了扯兜帽,这才了事,看向被退魔之剑——大师剑所选中的勇者三日月宗近。
“都说了不要叫我勇者了吧,就算不叫我宗近至少也要好好地叫我三日月啊。”三日月无奈地用双手搭在王国的天才法师的肩上,“真怀念你小时候叫我宗近的时候啊~”
“抱歉……这不符合礼仪,勇者大人。我不过一介私生子而已……”
三日月知道山姥切·日常自卑·天才法师.国广又要开始介意自己的私生子身份了,于是三日月抱住了这个假装坚强的披风少年,在少年耳边低声呢喃,“外人不过是喜欢凑热闹的群体智力残缺罢了,只在乎身份与财产这些无用之物的他们不过是一群胆小鬼而已,比起他们,切国勇敢美丽的多了,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还是说,”
“你连我都不相信呢?”
“不是这样的,勇——”“那就把我的名字说出来吧。”
“三……三日月大人。”
看见面前的勇者放开自己自然地笑了起来,山姥切国广这才松了一口气望向了三日月,这当中还有自己并未察觉的感情。
这样的三日月,非常美丽,不希望这样的三日月受到任何伤口,山姥切暗暗充满决心,更加努力地练习咒文了。




雨淅沥沥地下着,打在奋战的人们发上,脸上,衣物上。
啊啊,这就是,得到生命之树的力量的,魔王吗……三日月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握紧了手中的大师剑,试图给予那庞然大物以伤害,但是很快魔王便挥开了打在手臂上的退魔之剑,随着惯性三日月也飞向墙壁。
三日月匍匐在地上,试图起身,却发现手中的退魔之剑正在不断地汲取他的力量,让他无法起身,三日月这才发现,“大师剑会汲取不被认可之人的力量”这样的传说是真的。
啊啊,原来我不再被大师剑认可了啊……三日月这么感叹着,却看见专心为众人祈祷的少年没有注意到背后的袭击。
“危险!”
在最后,他听见了有人在用全力叫喊着,嘶吼着。
那个他最熟悉的人,现在正在哭泣,在叫着他“宗近”。
抱歉啊,没法夸奖你了。

“……”
“我叫你宗近了啊,所以你这个蠢货给我起来啊!”
“三日月……为什么要救我呢……我不过……”
我不过一介庶子罢了。


“春,帮我一个忙可以吗?”平复心情,山姥切国广起身,望向那传说中代表光明之树的意志的男人,“三日月,拜托你们了。”
“啊这倒是可以,那国广你呢?”
“我的话不用担心。”
当初村民把我选出来当做三日月的贴身保镖,和三日月一起讨伐魔王的理由,无非是想夺个两伤,渔翁得利罢了。
但是,对于这样的我,三日月宗近,伸出了手。
所以,我也要保护他。
山姥切翠绿色的瞳眸,露出了无语伦比的决心。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吧。

山姥切的脚下渐渐显出巨大的法阵,而他咏唱的咒语则让春慌了神:“国广,停下!用贝拉玛就足够了!你是想献祭自己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和三日月说?”
“没关系的。”
有缘终会相见,我会在此地等着,直至他的再次到来。
于是等到三日月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看见了:
笑着的,正在消失着的,山姥切国广。
“等——”
再见了,我的挚友,我的爱人。
只剩下衣物与巨大的法杖,暗淡无光。


“醒醒,三日月醒醒啊,你再不醒过来魔王就要咬你啦!”睁眼,发现一个巨大的白色不明物体正在自己的眼前,吓了三日月一大跳。
“哇,刚才真的超可怕的!还好那个自称法师的灵魂救了加州还帮助我们拖延时间这才让我们发现他的弱点给予他致命一击的,否则我们都要完的!”鹤丸看见三日月意识清醒了过来,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所以为了表达感谢,歌仙把他附灵在打败魔王后发现的巨大手杖上啦!以后只要带着这个杖子就能让他帮忙哦!三日月你有没有在听啊?!”
“你刚才说,切国变成法杖的付丧神了?”三日月依旧带着迷茫发问。
“啊,那个灵体叫切国啊?!当然了,真可惜啊你错过了那个仪式……诶你要去哪里?”
三日月抬眼,看见了一片灿金,还有那灿金下的碧色瞳眸。于是飞奔过去,一把抱住重获新生的少年,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关系,辛苦你了。”





“那个……话说回来,[切国]是你的名字——三日月你做什么?!”
“这个世界,只有我能叫他[切国],国王大人都不能这么叫。”三日月舔了舔嘴唇,打算向好不容易复活的少年倾诉爱意。




最后是鹤丸问被被名字被三明强行按回去了
怎么说呢,也算是剧透了会出场的没写设定的人物啦
勇者paro写的非常开心 明天就会开始翻开冒险书的第一页(第一份存档)啦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来年欧气慢慢!

评论(2)
热度(25)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