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黑历史]最开始成为天使的时候

这是一个可爱的up叫warma做的小游戏 就是很虐
然后很久以后我突然想起他的存在 就写了
和香槟玫瑰一个时间线
ooc有 以上

“喔呀 你醒了呀”
入目一片空白。
我是。。等等,我是谁?还有,这里是哪里?
“别怀疑 你已经死了哟。已经不会再感受的到任何痛苦了”清冷的声音进入那少年的双耳,却找不到声音的发源者。
说话的人 你又是谁
“啊啦 我是来接应你去天堂的天使。因为生前的你善良而道德,所以你也会成为天使哟。”
等等,在去天堂之前,我,我好像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
“有想要去的地方?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的记忆只有半天了哟?你是真的想要回去吗?”
“毕竟只有忘记生前才能快乐地成为天使啊。”
只有半天记忆?不可以,我。。。好像有不不可以忘记的记忆。
我要回到那里,或许。。。能帮助我找到答案。
“。。。。。。”
“好吧,那就去吧。不过半天之后我会在这里等你,记得如约而至喔。”
又是一阵眩晕。等自己回神已经站在一个令人熟悉的房间里了。
他环顾四周,发现房子的布局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幅画,一个书桌,一盏灯,一个衣柜还有两把椅子罢了,但是家具的摆放十分用心,无一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令人在意的只是床的附近还有大型仪器推动的痕迹。
他望着书桌,发现桌台上有一台手机和一本笔记本。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它们还能被他所触碰,于是他就自然地拿起手机,放在口袋里。
这么说来。。。现在的东西也能被我触碰,青年想着,试着趴向了床。
床因为已经没有人在这里躺下过,所以变得冰凉,可它依旧柔软熟悉而令人安心。不过我们金发的青年并没有在床上赖多久,一是因为他需要寻找答案,但是他的记忆在流逝,浪费时间就相当于浪费生命,二是这张床的气息。。。并不好闻。
起身,他拿起床边书桌上的笔记本,翻阅了起来。
“3月28日 小雨
今天宗近和我一起去父母那边扫墓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宗近在我身边,我现在已经能平静面对了。回想起上个月的事故,又莫名想到小时候兄弟和我分家的时候,我现在除了宗近一无所有了。所以为了忘记让不快乐的回忆,我把它们锁了起来。或许等我释怀了我会打开的。”
大约是日记,他想。不过这个字迹好熟。于是青年随手抓起书桌上的笔。哇哦,居然能拿起笔。于是青年模仿着笔记本,写了几行字。得出的结论是很像。
大约是自己的日记本。不过为什么撕扯纸张的痕迹这么严重?
有可能是你不想想起来的回忆。突然有一个声音对他说。
不想想起来的回忆?大概是十分悲伤的吧,他想。
继续向下翻动笔记本,
“6月15日 晴
今天是我和宗近认识的一周年。虽然宗近坚持认为这是成为恋人的一周年,不过我们还是去了游乐园来纪念这一天。宗近担心我的身体就没玩那些过于刺激的项目,只是在旋转木马那边转了一圈又一圈。我们还买了很多气球,然后找了一个地方一下子把他们放了开来。我们还坐了摩天轮。在摩天轮的最顶端他吻了我。虽然我知道我的病症不会被传染,但是他知道我已经****自抱自泣了吗?”
有几个词被涂掉了,根本辨认不出来。这是为了什么?还有。。。根据日记本看,宗近是和我关系很好的人吗?
就在这时,手机的口袋短信铃声响了。
“呐,你绝对还在你的家里对吧?请等着我切国,我这次绝对不会迷路了。
寄信人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应该就是文中提到的“宗近”了,但是。。。我,我叫切国吗?
很熟悉的称呼。。。。切国。。。
再想也是毫无办法的,青年把手机放在写字台上,继续翻阅日记。
“6月19日 晴
今天宗近也来我的房间了。真不知道我的房间有什么好来的,不过一个病央央的病人和一些无聊的,用来发呆也不适合的东西。但是宗近送了我一幅画,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生日。宗近画画真好看,学习也优秀,不愧是三好学生呢。我脱离太久学校,不仅新的没有听懂,就连一些基本的也忘记了。可是就当我试图靠躲进被子来逃避的时候宗近告诉我说等我好起来了就当我的辅导老师,免费的那种。虽然我知道我是*******不会回到学校了,但是不想伤了宗近的心。”
又有被涂掉的信息,看不清的那种,不过青年发现在自己手上的笔记本变重了很多,于是选择撕下了有日记的几页,然后把本子放在了写字台上。
在离床最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柜子,可是他上了锁,旁边虽写了提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整张纸一看就是都是湿过的。
“这里存放最悲伤的回忆,唯有那失去之人的时间才能解开。”
跟着日记本,好像自己的父母是2月28日离去的。于是青年输入了0228
果不其然,柜子打开了入目就是一打纸和一个相框。
上面有着幸福的五口之家。夫妇温和地微笑着抱着金发的幼童,一旁水蓝色头发的青年和黑发少年温和地调戏着。
这是。。。我的一家。。。吗?等再抬起头,青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上面早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不合时宜的短信又发来了,“切国请再忍耐一会,我不会再让你等我了。
寄信人 三日月宗近”
真的是,感觉是个任性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的任性无比熟悉甚至能够包容。
衣柜。。。这一看就够两个人的衣柜为什么在这里?带着这样的好奇,青年打开了左边的衣柜。
空空如也,除了一条金色的发带。
全部想起来了,这是我送给给我的同学,我的恋人三日月那个天天自称臭老头的生日礼物。
虽然他放在了这里,说是等我好了起来就帮他亲自带上,不过也没这机会了吧。。。
我是山姥切国広。长。。。堀川家的,最优秀的孩子。
终于记起来了,尽管马上就要忘记了。





“呐,三日月。”
“都说了叫我宗近,你看我都叫你切国了。”
“宗近。”
“。。。。。。”
“我在。”
“如果说,我是说如果啊,我不在这里了,我的灵魂也会回来,绝对。所以在我离去的时候,记得回到这里找我啊。”
“。。。。。。”
“好。那我们不说丧气话,吃药好不好?”
“嗯。”
“。。。喂!喂我喂药就算了,为什么要乘机摸我头啊!”
“切国是不喜欢我摸头吗?”
“啊。。。不是,只是。。。被吓到了,毫无防备地被摸什么的。其实你,你可以多摸一下的。”
“哈哈哈,脸红的切国真可爱啊。”
“ ⁄ ⁄ ⁄ ⁄ ⁄ ⁄ ”





就在这时,一个绀发青年冲了进来。手上拿着钥匙。
“呐,切国,你还在这,对吧。”
“没有忘记约定,对吧?”
是的,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我在这,宗近。
“呐。。。首先还是要祝贺你的。。。毕竟这样也就用不着去痛苦了。。。。可是,你把我独自留在这很痛苦,很寂寞啊。。。”
请不要哭了,宗近。。。。宗近,真的是面前这个男人吗?
“真的是,我应该开心地祝贺你摆脱了病痛与心魔,为什呢我在哭呢?”
为什么,为什么看见他那双映着三日月的双眼盈满泪水自己就忍不住去想要安慰他,为什么自己也在哭泣?
“切国。。。我。。。我多么希望昨天的消息不是真的,希望你一脸无奈地说我这臭老头又去听信什么传言了,可是。。。。可是。。。”
为什么。。。即使我已经忘记你了,为什么我也在哭泣。。。
得做些什么。。。青年,哦不我们的山姥切国広用尽全身的力气拿起笔,写下了谢谢。
我的时间,也快到了。。。。感觉在消散,自己却只是笑着说,谢谢。

环顾四周,三日月看见桌上的白纸多了歪歪扭扭的黑字。尽管已经扭曲,但三日月很快辨认出自己曾经的恋人的字迹。
原来,你真的,真的回来了。真的是,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呢。

标签:上海三山
热度: 10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10)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