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蛞蝓猫 | Powered by LOFTER

『三山』体验农民劳作之心酸 感受农民耕种之艰苦

*嗨 这里是终于忙完很多麻烦事的阳光
*惊!失踪人口突然回归!
*全文第一波糖!请放心食用
*含鹤一期 注意
*感谢听我唠嗑到现在的你 爱你们w
*ooc有 bug有 语病有
*以上






第一天 下午
即使是上午的高强度体能挑战在足足两个小时的午休下也完全恢复了过来,更不说平时体质还是很不错的山姥切国広了。
因此一半小时的午觉起来后我们的寝室长就开始核对活动表。
“现在两点半,集合时间三点钟,要提前十分钟集合的话。。。现在叫他们起来吧。”
然而寝室长大人环视一圈后发现除了三日月,都起来了。
于是山姥切叫一期一振去让三日月起床。
然后一期一振看见三日月一裹被子滚到了床的一侧。
一期一振:心态爆炸。
然后山姥切选择了小狐丸,毕竟现在他还在涂防晒霜。
小狐丸十分绅士地让三日月起床。
然后三日月选择把被子盖好并滚到了床的最里侧。
小狐丸:我感觉我有个假兄弟。
无奈之下山姥切只能自己去叫醒。
“喂,三日月,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都要集合了!”
然后众人就看见三日月十分从容地起床,然后把衣服换了下来。
三日月老友一期一振 感觉自己想骂人。
你问我小狐丸?他表示他不认识这个兄长。真的。
“好啦好啦,一看就知道三日月陷入恋爱了嘛。。。”三日月老友鹤丸国永表示自己也不认识这个臭老头并想要把一期尼抱住就是一顿蹭。
不过真的要等等三日月准备完毕哪来得及收桌子,因此山姥切只留下了必要的药膏和防晒霜,其他都放在行李箱,顺便把三日月的也给放在了书桌抽屉里。
“天知道为什么我要照顾一个行为就是老年人的同桌啊啊啊啊啊!”
然而出于礼貌(已经没有兜帽),寝室长大人并没有喊出来。
如山姥切预计一样,真的等三日月整理完毕,已近2点三刻了。
“好了,大家整理一下桌子,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查内务,所以你们当心点。然后出发集合,带好凳子和水杯,我门口等你们。”
这次集合意外顺利,没有人迟到,也没有人忘记带什么,因此整个高二年级十分顺利地出发了。
进入活动室,独特的闷热让本就出了一身汗的人感到闷热异常,再加上背后的人温润的气息。。。感觉异常的尴尬。
还好这次来的是辅导员。辅导员明显神色温和多了,进来拿到话筒就是坐下。
待大家坐下后辅导员开始讲话“我希望我在讲课的时候大家不要讲话,就是这样。下面我们开始教如何扎一个滚灯。。。”
全高二的学生都在认真听讲,包括山姥切国広,因为——滚灯实在太难扎了!
虽然有些云里雾里,但是好在辅导员给予了充足的时间去尝试和修改。
山姥切抬头看了一下组员,带上自己三个女生三个男生,总共六个人。
其中彩花和日寄子是比较擅长手工的,自己虽然不学手工但是学过钢琴,也没有太大问题,至于三日月。。。。
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手工的人啊!
无奈之下只能看着女生们热烈地讨论着竹片的位置与相交的方法,然后默默记住它们。
“啊对了 老师说可能是随机抽选人进行比赛的,我们这边已经全部搞定了,你们要试试看吗?”日寄子温柔的声线传来打断了山姥切的思路,正当他考虑该如何接话时,身边的三日月倒是开口了:“哈哈哈,甚好甚好,也让我这老年人体验体验。”
接过材料,然后麻利地扎了起来,最后检查一下,一气呵成。这是没有让山姥切想到的。
“哈哈哈,很久以前有和家里的长辈学过啊,现在也只记得基本的扎法了。切国要试试看吗?”面前的大家弟子一边拆解材料一边说着,最后将材料递给了自己。
正当山姥切想要将自己记忆中的步骤还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果然一介庶子什么也做不好,就连这么简单的记忆也。。。”盯着手中的材料和自己颤抖的手,山姥切想要逃避,想要躲到地底下,避开一切光亮,以此求得解脱。
“首先你要用两根竹片做个十字架。”一双手附在自己的手背上,随着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用着温柔的力道让自己的手与竹片摆放至正确的姿势。
“对,捏着,然后这样。”温柔的气息在耳边漂浮,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这让本就心思单纯的山姥切·呆毛出卖心灵·国広的大脑瞬间当机。
“好的,然后再将它们收起来,这个放到上面,然后收紧。”感觉的到对方寄宿峨眉月的双眸在盯着自己的手,哪怕目标不是自己的外貌,这样炙热的视线也让青年的双颊泛起红晕。
“然后把竹片扎起来,检查的时候注意一上一下,看,这不是完成的很好嘛。”此时青年已经放弃思考,任凭对方温暖的手操纵着自己的手用力然后放开,再用力然后再放开,如此循环。
多久没有听见其他人对自己,对这个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存在说“你完成的很好”类似的话了呢?或许是上个学期末领取奖学金的时候?或许是更为久远的时候?
山姥切国広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很快乐。
除了自己的兄弟和班主任以外,第一次,有其他的人对山姥切国広说“你完成的很好”,而不是对长船长义。这个人是三日月宗近。
他做为山姥切国広,被承认了。
虽然不想将这个给自己带来存在的地位的滚灯拆散,一考虑到其他人可能还不会做于是还是狠了狠心将手中的滚灯变为一沓竹片。
哪怕只有一分钟,请承认我作为“山姥切国広”的存在。



(真实情况是。。。。由于手太小了 扎不了滚灯 委屈巴巴w)

标签:上海三山
热度: 19
评论
热度(19)

想成为一个靠谱的温柔的人。